今天晚上在公司干活忙到11点,然后匆匆去赶那最后一趟城铁,刷卡,小跑上楼,刚要下楼,忽见楼下平地一女背包蹲地,二十五六七八岁左右,侧对着我,作沉思状,怎么了,失恋了?听到脚步,她也蓦然回首,呈木然状,并夹杂几分羞涩,那份羞涩是幼儿园时期的那个可爱逼人的我常能碰见的,难道我下楼的姿势的确很帅?难道传言都是真的?

忽然,听到异样的声响,嗯?什么声音?好像是大规模液体从橡胶小孔中急速流出的声音,难道有人要用水枪呲我?下楼姿势帅也有错?不对,声音好像是那位姑娘发出的,看来不是呲我的,呲我的话起码也要站起来呲啊,不过细一看,好像她没拿水枪,啊?好恐怖,莫非她用的就是近期重现江湖的号称“看似无形,实则无形,杀人更无形”的1986年全球限量销售一把的超级小水枪?难道传言都是真的?

从声音分析,此水枪杀伤力非同小可,足以击地为坑,身正不怕凶器,我挺了挺胸器,继续往下走,忽想,不对,怎么感觉这姿势,这声音,怎么跟年轻时研究过的日本文艺片里的某些场景完全一样,这时候,成熟男人的理性思维开始转动,结合多年的经验以及对如厕时隔壁声音的回忆,分析结果告诉我,这位姑娘可能在尿尿,顿时,炯炯有神的我的小眼开始聚焦,锁定目标,扫描景象,加入马赛克,输入脑中,分析处理,后台返回值告诉我,她不是可能在尿尿,她就是在实实在在的尿尿,那一刻,我脑袋一片空白,儿时的梦想实现的太突然,幸福的有点措手不及

先远观然亵玩焉?NO,那是上个月的我,在全球金融动荡的今天,我成熟了,绯红爬上了脸上的肥肉,双脚颤抖的我转身了,从另一边下楼了,边下边惆怅,为什么我不敢下去呢?我有什么可怕的呢?下楼姿势帅真有错?再回去?不行,成熟男人不会这么干的,可是,的确可惜,我或许可以借此来敲诈她而一夜暴富,或是威胁她当我同事女朋友来混顿饭吃,总之,的确可惜,所以,在人生的道路上,没有勇气往往会错过许多

不过细一想,还好我没下去,我这个月刚成熟,还不能完全把控自己,万一经不住水枪的威力,到时候地铁里的摄像头会记录下我奋不顾身的场景,哇,好险

当我到铁轨边时,姑娘早已等候在另一边,站台上就我俩,她看了我一眼,就转过身去,我赶紧躲在广告牌后,羞死人了,上车时,在互相的侧头相望中,我们依依惜别,姑娘,后会有期,我可能不是唯一见你如厕的男人,但你是第二个被我看见如厕的女人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