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周二办完了辞职手续,双方协议分手,财产归公司所有,办公大楼我没要,当然,公司也没说要给。办离职手续时需要很多人签字,才发现,公司竟然还有这么多地方我没来过,还有这么多的同事我没见过。这样也好,没太多感情的牵挂。

周二晚上和一起离职的测试部的哥们共同请大家吃了顿饭。对领导的感谢,对男同事的不舍,对女同事的更不舍,对未来的纠结,全随着酒,肉,白菜,四季豆,米饭,等一起痛快吐出。那天晚上大家说的黄色笑话是有史以来最多的,也是最恶心的。

我的离去,让部门的扯淡文化,烟文化,足球文化,黄色文化,赌博文化都遭受了重创。特别是赌博文化,那可是我一手靠输钱建立的啊。不过领导应该可以欣慰了。

至于离职的原因,牵扯到很多,宇宙的起源,人性的贪婪,中国民主化进程,生命的短暂,金融危机,房产泡沫,……无所不涉。

浑浑噩噩的休息了几天,每天半个西瓜两碗饭,兴奋在长夜漫漫,白天睡的是天昏地暗。

周六出去踢了场球,大场地,牛博队对对手队,我们大胜。
周日出去踢了场球,大场地,先农坛体育场,代表原公司和央行的客户踢了一场,我们大胜,晚上还陪客户吃了一顿。销售很高兴,客户也很高兴,我们白踢白吃,更是高兴。唉,纳税人的钱啊,就这样被我们白白糟蹋了。小姐的睡,农民工的累,中产阶级的税,党员生活保障三大支柱啊。

今天是到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,装开发环境装了一天,我也装儒雅装了一天。

技术部的同事们第一感觉都还不错。至于其他部门的同事,还没接触,印象不详,男的没细看,也不敢细看,怕误会。女的倒是想细看,没好意思细看,怕误会。总体印象,狼多肉少。

办公环境跟原公司完全两个风格,各有特色。但都有共同点,就是都有大量的声音发出。天融信是上百台防火墙发声,新公司则是电话销售的声音。

而我又要拾起丢了一年多的web开发,甚至还要去做flex。暂先告别c++了,还有我刚涉足的silverlight。

回来的地铁上,旁边坐着一个初中生小姑娘,白皙水嫩的皮肤。我当时就感概的想,叔叔当年也像你这么嫩过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